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页

太原的冬天

来源:三局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0日  浏览次数:

打印

  立冬之后,寒冷而漫长的冬季就开始了。
  太原四季中,存在感最弱的要数冬天。没有春天的梦幻新柳,没有夏天的沉重繁绿,也没有秋天的斑斓世界,一切都归于寂寥,归于裸露。
  天地荣枯有数。每年11月开始,冬天逼近,太原开始了自己冬天的履历。应该说,太原是一个很有冬天的城市,地属温带大陆性气候,冬天寒冷干燥,南方之人初来时,多有不适。不过,太原之冷远非极寒,每年也就十天半月有感觉,太原人早已习而安之,何况城里的暖气实在是烧得好。只是那些等待改造的老宿舍楼,多年的管道淤堵导致水流不畅,墙体太薄致使保暖效果差,夜晚睡觉需多盖些棉被。
  赶上无风,阳光饱和,眯着眼睛,晒着太阳,楼下一幅慢场景,抬头可以引望东西两山。要是有风,那就在暖气屋里待着。有颜色鲜亮的绿植,可与屋外之萧瑟比照。从外面溜进来闲静的阳光,冷暖一窗分明。
  如果有客人来,主人在厨房里操刀,油烟机轻轻响着。可眼的果蔬,弥漫的茶气,闲闲款款,一派翕然,亦谓浮生一乐。
  太原的冬天,到东辑虎营店喝一碗头脑,到柳巷店喝一碗羊汤,到双西店点一锅羊蝎子吧!最不济也得吃一碗炒灌肠,迎风闻香,是那种带有老陈醋味儿的混合香,闻着比吃着还香。吃完嘴一抹,也算是不枉做一番龙城客。
  “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太原的冬天,可比“冬山如睡”,一座睡着的山,是不需要什么妆容的。铅华洗尽,不再妖冶。一切归于朴实,归于素简。这,大概就是冬天的精髓吧。
  久居太原的卫老兄告诉我,太原的冬天其实不算很冷,最冷的一月份平均气温也就零下十来度,对太原人的生活、工作环境没有多大影响。然而,太原冬天的冷,却常常挂在外来者的口中。
  原来,古太原的冬天的确冷。
  九百多年前的一个冬天,任并州通判的北宋政治家司马光在太原作长诗《苦寒行》,撷取其中一段看看那个时候的太原有多冷:“跨鞍缆辔趋上府,发拳须磔指欲零。炭炉炙砚汤涉笔,重复画字终难成。谁言醇醪能独立,壶腹迸裂无由倾。”读罢,那遥远的寒冷仿佛向人们渐渐袭来,可谓寒彻骨:一大早骑着宝马去上班,头发冻得蜷曲如刨花,胡须沾涕一捋就断,手指冻得几乎要掉下来;办公室的砚台得用火炉烤热,毛笔要用热水烫开,写一个字要重描好几遍;谁说喝酒能暖身,酒壶都被冻裂,酒也流干了。堕指裂肤的寒冷使司马光大“喘气”,甚至想到了“死”:“古人有为知己死,只恐冻骨埋边庭。”司马光并非怕死,只是觉得这样被干冻死,比起“为知己死”则太冤屈了。看来,司马光在太原确实被冻得无所适从。
  五百多年前,大明名臣于谦在太原度过了一个除夕夜,他是这样描述的太原寒冷:“寄语天涯客,轻寒底用愁。春风来不远,只在屋东头。”这首五言绝句名为《除夜太原寒甚》,表达了于谦在困难中乐观向上的豪情壮志。但要从字面上来看,诗人自幼生活在风景秀丽、气候温暖的杭州,太原除夕夜的寒冷也令他难以忍耐,所以他也在盼望着“屋东头”的春风快些到来,但眼前抵御“寒甚”只能是依靠自己的精神支柱了。真难想象,于谦是如何熬过那个寒冷的太原除夕之夜的。
  由此可见,古太原冬季的平均气温比现在低得多,并且气候过于干燥,而南宋和明末都曾遇到了中国历史上第三次和第四次的气候寒冷期,那时诗人们关于冬天的诗词大多表现了与寒冷气候博弈的一种坚强意念。
  在古人看来,冬天似乎是对生命的一种考验。《苦寒行》中的司马光固然超级怕冷,但假如他穿越时空,身着防寒服,驾着“宝马”,一进办公室,暖气扑面而来,那他的幸福感一定会油然而生:今日之太原,“冬无严寒”,气候宜人,果不虚传也!
  古太原的冷,犹在耳畔,然而,太原的雪,却让人留恋。
  太原冬天的寒冷,最让人欣喜的就是下雪。冬日的某个清晨,拉开窗帘一看,整个外面的世界都是一片白色,仿佛童话世界一般,漫步龙潭公园,结冰的湖面、岸边的亭台楼阁、蜿蜒曲折的小道,道旁的杨树、柏树,都覆上了一层雪。原来,在人们沉醉在梦乡的时候,盼了多日的冬雪已经悄悄来到人间。地上的雪还没怎么被人踩过,保持着它们最初的样子,洁白,蓬松,比糖更白,比盐晶莹,让人几乎不忍心下脚。每走一步,脚下的白雪嘎吱嘎吱地响,仿佛具有生命。清新寒冷的空气中,还有小小的雪花纷纷扬扬,落在脸上、身上……伸出手去接住几片,几秒钟就化了,美丽的形状变成了小水珠。
  夜晚的雪却是另一种样子。漆黑的夜空,昏黄的路灯下,雪花就像精灵一样舞着,旋转着,嬉戏着降落人间,没有“燕山雪花大如席”的气势逼人,却别有一种神秘的气息。总在这时想起那首叫“雪人”的歌:“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在天空静静缤纷……”
  雪人也是常见的。走在太原的街头,几乎每个商店,每家院子的门口,都立着憨态可掬的雪人,红萝卜做的鼻子,背后插着扫帚。那样晶莹的雪,随意扫成一堆也实在可惜,于是路旁的雪人便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看着雪人和商店橱窗中醒目的“圣诞老人”,才想起白色的圣诞节就快到了。
  踏雪寻梅,不如踏雪寻游。
  冬天,太原好玩的还真不少,晋祠的古朴、崇善寺的深邃、狄公祠的神韵、窦大夫祠的雄浑自不必说,汾河的淡妆浓抹、漪汾桥的彩虹、摄乐桥的壮观、景观桥的妩媚先不用看,但看雪山,就会让人浮想联翩。位于阳泉市盂县城北18公里处苌池镇藏山村的藏山,是离太原最近的雪山。冬天的藏山,山上天然的冰雕造型,大气、壮观、震撼,十分漂亮。藏山也是有历史的,据说因为藏匿赵氏孤儿而得名。与藏山有点类似的石膏山,是山西境内看雪的又一个好地方,冬天来得早去得晚,春末初冬的时候,春雨绵绵,山上依然是白雪皑皑,当你冬天来不及看雪又想看,可以去石膏山。
  去趟青龙古镇,也是太原冬天不错的旅游景点。青龙古镇整体风格都是仿清建筑,置身古镇中,去感受古镇散发出的历史气息,能让人有一种穿越了的感觉。青龙古镇直到现在依然保留了大量的古建筑,有汉代的烽火台和神秘的千年古堡,还有古代的军寨、地道以及一些近代碉堡等军事建筑。如果青龙古镇满足不了你对古老建筑的需求,那么还可以去西火古镇,西火古镇是涅槃重生的神秘古镇,历史悠久,亭台楼阁,庵观寺院建筑应有尽有,错落有致。
  自然,乔家大院依旧不变的是著名景点,被誉为“北方民居建筑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很适合冬天去旅游,带上行李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