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页

过年的味道

来源:中基发展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0日  浏览次数:

打印

  落叶之秋已渐渐隐去,冬天的脚步却不经意地在枝头划下痕迹。倚靠窗前,望着自家悬挂的大红灯笼,那些烙印在心底的童年趣事,慢慢浮现。
  记得儿时过年要坐一天的绿皮火车赶到老家的土房子,而过年最浓厚气息总是从爷爷点燃爆竹的第一个声响开始的,每一次春节的到来,我们这些孩子那股儿盼望的心情甭提有多么急切了。长辈们乐呵呵地倚在大门的台阶上,东张西望着,粗糙的双手合插在衣兜中,偶尔也会从衣裤中拿出一点他们不舍得吃的,如糖果、花生之类的东西,合捧在掌心给我们一大群小孩子吃。
  通常,在过年之前还有一个叫“祭灶”的日子,这个像是新年到来的一个前奏。这一天,老老少少都不许赖床,而年货也要在这一天之前置备好。小孩子会学着大人们干活的样子,极其认真地打扫厨房。还记得爷爷家的“灶”可不像现在这个样子,是用土坯和石块砌成的,少了些煤气的味道,靠燃烧秸秆和稻草取热,整个灶台上黑黝黝的一片,在铁质的锅底儿上还会残留下许许多多的灰垢,这时爷爷要用铲子一点一点地清除。当煤油灯已渐渐变成记忆中的历史后,我们似乎还会时常记起他黢黑、满身垢污的外衣,在这一天奶奶会把厨房里的灯换成新的,说是对灶神的恭敬,以免引来明年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这一天,老家乡里还有一个不成俗的说法是:这一天全家人必须赶在子夜之前回家,不管你是身处异地,还是客居他乡,可此时春节快要到了,一家人团聚的时刻也要到了,倘若谁家的孩子不回来就是对老祖宗不恭敬,会遭到长辈们狠狠的指责,说是替老祖宗说话。
  过年这一天,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说最有趣的当数年夜饭之后的拜年了。素常会先去长辈家拜,然后方可随意去拜年。儿时的春节似乎年年都会下着大雪,在纷纷扬扬飘雪的年夜里,天气尽管是寒冷了点儿,可厚厚的棉衣下,我们的心却总是暖和的。
  回想着儿时过年的味道,如今的春节少了灯笼烟火的光影,多了匆忙过往的人们。在拥挤的城市中,我们的新年祝福停留在了短信群发微信互动,不再登门进户给长辈磕头拜年。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的年货更习惯去超市采购而不再亲手制作。如此种种,让我忽然想到,或许仪式感恰恰是过年的灵魂。是的,生活是需要仪式感的。人们的随意将就,不懂得享受仪式感,所以才会有年味越来越淡、生活越来越淡这种感觉。认真的生活态度本不需要前置条件,仪式感也并不需要大费周章,也许只是一点小心思,便会点亮过年的生活,迎回那种温暖纯粹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