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页

迎 新 春 撷 思

来源:中基发展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0日  浏览次数:

打印

  又是一年春节临近,家里又如往年那样明显地热火了起来。老伴儿还是那样按部就班地开始卫生清扫和室内装饰,我依然是机械地遵照着她的工作部署和行动指令,重复着往年那些日子的清洁浴房,登高摘窗帘,弯腰挪动床柜、桌几等程式化的迎新春作业。不同的是,思绪却总是固执地在这本是寻常和习惯了的欢快劳动中飘向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虚度了许多的光阴,而今已是无奈举步向花甲的资深年纪了。记忆中春节的画面也由孩童对美食、新衣装和热闹场景的祈盼、兴奋,依此切换到慷概激昂的青春少年美好时光,再到人到中年对生活琐碎的感叹和岁月无情的调侃,最后停留在此刻,内心平和且涟漪,不时还有难抑的波澜。在如此深陷怀念的心境中,却已然不再把自我搁置在其中最受关注的位置上了。
  记忆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当属童年那段物质匮乏的时代。每年春节前夕,妈妈总是要依照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乡传统,炸油炸糕、蒸馒头,提早制作我们十分喜爱的花生糖或核桃糖等零食,油炸糕里裹着红豆沙馅儿,雪白的大馒头上伫立着四个大红枣。每当妈妈搅拌红豆馅儿的时候,守在旁边的我总会吃上几勺,那醉人的味道至今仍难以忘怀。炸油糕用的油装在一个很大的玻璃瓶里,是那种地质队化验室专用的大瓶子,在那个几乎所有的生活物资都是凭票定量供应的时期,能积攒下这么多的食用油料,必定是妈妈平日里缜密筹划和精心节俭的结果。
  随着年纪的增长及对经历事物观察和理解的累积,我愈加地敬重起自己的妈妈来了。爸爸常年在野外工作,同是地质队员的妈妈肩负的也是终日满负荷的劳作。在那段政治运动此起彼伏的激情岁月,公休时间十分有限,但母亲却能让自己的五个儿女吃饱、穿暖,健康地长大成人,这绝不是一般的付出就能取得的。那一年的春节前,妈妈在自己动手给妹妹们做的两件花布衣服上添加了一些装饰,这在当时的环境中自然地显示出了十分新颖的格调,邻居阿姨甚至认为这两件衣服是在哪个大城市买回来的。而我却慢慢地认识到,其实这不过是妈妈艺术思想修养的一次自然流露,是她热爱生活优良品质的表现而已。
  妈妈热爱生活,热爱艺术。妈妈曾给我们讲过很多她年轻时代看过的电影故事,她能够用电影艺术的表现形式转述《生的权利》主人公迈动的脚步其实寓意着他几年间健康和快乐地成长历程,她还能够基本完整地记住《流浪者》中拉兹在法庭上的那一大段陈述词,更能够用深刻的哲理告诉我们《废品的报复》中的尴尬处境其实是必然的遭遇结果……
  我不愿冒然地用心灵手巧之类的词汇称赞自己的母亲,但每当回想起那曾切实享受过许多年的春节美食和那些为之欢欣鼓舞的新衣装时,内心深处就会更进一步感悟出妈妈那倾心尽力地让自己的孩子们享受温暖和欢乐,真诚地让自己的孩子们学会辨别和选择善良丑恶,无怨无悔地让自己的孩子们健康地长大成人的伟大母爱。母亲伟大!
  妈妈是姥姥最小的孩子,十六岁那年即离家参加了工作,此前一直是倍受全家呵护的老疙瘩。现在我已经能够肯定,妈妈是在边工作,边在家务学习中料理这个儿女众多家庭几度集体随工作单位调转的春夏秋冬和天南海北。这其中的辛苦付出本应该能够想象的到,但确实是在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才渐渐觉悟出来的。母爱无私!
  母亲逝去十余年了。父母亲的故去,我心目中曾经的那个家已然不复存在。
  现今,每逢春节我都要去探望姐姐。姐姐为家中长女,在年岁很小的时候她就开始帮助妈妈做家务,照看弟弟妹妹们,也是那般的尽心尽力,无怨无悔。为此,在我的思想意识里早已把姐姐当成妈妈那样的敬重和爱戴了。春节又快到了,我还是会努力地用极其认真的样子去聆听她的唠叨,还是要相约几家人一起去海边悠闲地散步。
  春节将至,愈加得怀念母亲,珍爱骨肉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