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页

昆仑不改凌云志 铁骨鏖战米提孜

来源:西北局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0日  浏览次数:

打印

  随着我国地质调查工作程度的不断提高,以往地质工作的“死角”正逐步被清除,而这些地区之所以成为“死角”,往往是因为高寒缺氧或者地势险峻,自然环境和工作条件极端恶劣。近几年来西北地勘院承担的数个国家项目和新疆地勘基金项目均处于这样的地区。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工作条件,西北地勘人充分发扬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优良传统,战胜了一个个艰难险阻,圆满完成了各项生产任务。新疆和田市米提孜地区三幅区域地质矿产调查项目,就是其中的代表。
  走进项目部,“昆仑不改凌云志,铁骨鏖战米提孜”的条幅赫然映入眼帘,被高高张贴在大办公室的正墙上。若不事先知情,会让人以为到了昆仑边防哨所或者边疆特种部队的驻地。这充满豪气的标语,不仅是项目人员的座右铭和行动指南,更是他们向项目工作区恶劣的自然条件发出的挑战。
  项目工作区位于塔里木盆地西南缘西昆仑高山区,行政区划以喀拉喀什河为界,分属墨玉县和和田县管辖,整个工作区包括三幅完整的图幅,总面积约1200平方公里。工作区地势整体南高北低,海拔由最低点1855米上升至最高点4008米,相对高差大,山势陡峻,山坡的坡度大多在40°以上。工作区内大部分地区无路可走,在西北地勘院2016年对该地区开展区域地质矿产调查工作之前,这里一直是地质工作的禁区和“死角”。
  在米提孜地区开展地质工作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借助乌鲁瓦提水利枢纽,在丰水期使用快艇沿喀拉喀什河及其支流逆流而上到达或接近工作位置,这种工作方式最轻松,但能通过这种方式开展工作的地区只有不到200平方公里,仅占整个工作区的很少一部分;第二种方式是建立二级营地,带上相关物资,步行或者雇佣少量牲畜行进少则10多公里、多则50、60公里到达二级营地,由二级营地步行到工作地点开展工作,完成任务后再返回到二级营地;第三种方式是建立二级营地+宿营点,即离开大本营或者二级营地较远时,当天无法返回,就带上睡袋在山上建立的三级营地宿营,第二天或之后数天继续工作,并在完成全部工作后返回营地,进入填图阶段后第三种工作方式会成为工作区很多位置的唯一选择。
  2017年7月1日,我因公到达项目部大本营,正好赶上米提孜项目的同志们于前一天完成了一次长达7天的宿营,顺利返回大本营—乌鲁瓦提水库管理区,为了详细了解大家对于这次宿营的真实感受,我与项目部6名同志分别进行了长时间的单独交流。在这次交流过程中,我没有听到丝毫的抱怨,满满的正能量始终洋溢在每位项目人员的脸上,这让我很受感动。
  精心准备打硬仗
  本次宿营的主要任务是完成工作区最南部四条地质剖面的测制,需要野外纯工作日四天。要完成本次任务,就必须采用二级营地+三级营地的工作方式,而建立二级营地最合适的位置就是米提孜牧场了。从项目部大本营往米提孜可首先乘坐汽车完成30公里相对轻松的路程,然后改用步行加骑行牲畜的方式完成后面的将近60公里。算上行程和工作时间,宿营需要整整7天时间。
  2017年6月22日,项目部的同志们便开始了周密的准备工作。首先按照西北地勘院野外宿营管理办法要求,编制野外宿营方案,经院安全管理部确认可行后实施。按照宿营方案,项目部联络到了两名维族向导,雇佣了六匹骡马。向导也按要求到所在村委会办理了相关手续并开具了介绍信,约定于24日早9点带骡马队到达库娜提达坂与我方人员汇合。
  2017年6月23日,项目部向当地派出所、地调局喀什救援分站、地勘院做了宿营前计划备案;联系米提孜村第一书记,并开具相关介绍信和证明材料。当天晚上,对于宿营所需物资进行清点确认,主要包括北斗、卫星电话、对讲机、掌机、帐篷、睡袋、地垫、求生哨、打火机、炊具、急救包、药品、地质锤等,当然还有八人九天所需要的饮用水和食品,而多带两天的生活物资,也是为了以防万一。骡马能驮运的物资有限,项目部所带的食品也主要是方便携带的土豆、洋葱、包菜、挂面、大米及面粉等,只能保障大家吃饱而已。
  艰难挺进米提孜
  2017年6月24日,大家早7点起床,7点30从大本营乘车出发,两个多小时的山路颠簸后,于9点30到达库娜提达坂,与向导和骡队顺利会合。10点左右,大家和来送行的伙伴们简单告别后,开始了艰难的步行征程。
  从海拔约3400米库娜提达坂下山,是大家面对的第一道难题。顺着四五十度的陡坡下山,对于这支八人六骡的大部队,原本隐约可见的羊肠小道已无济于事。人可以踩着碎石勉强向下走,驮着物资的骡子却是几乎一步一个踉跄。为了安全,向导走在前面,为我们的小伙开道。为了降低坡度影响,大家必须走“之”字,队伍走走停停,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才下到沟口。大家刚以为终于有了希望,然而,事与愿违!来到沟口,才发现达坂下的河道被洪水填满了厚厚的淤泥。一匹骡子不小心陷进淤泥,大家一齐帮忙也没能将它从淤泥中解救出来,最后只好将骡子身上的物资卸下,和向导吐合提一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骡子拉了出来。看来想直接通过已经不可能了,大家有点发懵。就在这时,徒步向前探路的向导艾合买提带着好消息回来了,淤泥覆盖道路只有这一小段,后面的路虽然不好走,但是没有淤泥,可以勉强通过。一听问题不大,大家又来劲了,用石块在淤泥上修出了一条硬基路,牵着骡子通过了这个危险路段。
  走过布满淤泥的危险路段,前面的路况逐渐变得好了起来,大家也终于可以骑上骡马歇歇脚了。对于小伙子们来说,骑骡子是个新鲜事,一点儿也没感觉轻松,下达坂时的艰难又变成了骡背上的颠簸和紧张。为了按时到达当晚的预定宿营位置,大家都不敢停下来好好放松
  一下,只能骑在骡背上继续前进,连午饭都是在骡背上拿矿泉水就馕解决的。晚上10时许,奔袭行军30多公里后,大部队终于赶到了预定的宿营点。防潮的雨布刚铺开,大家就迫不及待地躺了上去,直呼舒服!
  然而,时间不多了,天黑前必须安营扎寨。大家各司其职,整理物资、扎帐篷、垒灶、拾柴、打水、烧水。简单的煮面条就榨菜,个个吃得狼吞虎咽,还一个劲儿赞美好吃好吃! 
  一阵喧嚣过后,山谷恢复了本来的寂静,此起彼伏的鼾声,伴着远处时急时缓的水流声,大家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2017年6月25日一大早,同志们便启程赶往本次宿营的二级营地,米提孜牧场。向导告诉项目人员,米提孜河有“三百六十道弯”,水流湍急,弯道多,河难过,路难走。洪水过后,水深加大,河水浑浊,根本看不清河底的具体情况,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虽有昨天积累的骑行经验,但是,面对湍急的河水,大家还是高度紧张。众人抓紧鞍子,小心翼翼,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骡子也是一步一停,试探着前进。每当成功淌过河流,大家都来一次深呼吸。就这样,大部队紧紧张张,从骡背上上下下,行进20多公里,于下午三点,到达米提孜。
  民族团结情义深
  当一片不大的绿色牧场映入眼帘时,大家都有些激动,是的,终于到了!米提孜牧场,一座不起眼的小村子,也算得上大山深处的世外桃源了。
  一帮地质队员的到来,是将近十年来汉人的再次到访,这让与世隔绝,甚至从未走出过大山的淳朴的米提孜人兴高采烈。热情洋溢的他们给大家以夹道欢迎的礼遇。当看到大队部院子里简易的旗杆上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维汉双语的宣传标语,还有土路两旁热情鼓掌的维族同胞时,大家更加激动,眼睛都有些湿润。
  项目经理首先找到大队长,向他出示了事先准备好的介绍信,大队长马上召集村民开会,不一会儿,大队部聚集满了全村的人。大队长向村民大声朗读了乡里开具的介绍信,因为介绍信是维语的,大家也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唯一能听清的就是“北京”两个字,可能是我们单位名称上带有“中国”二字,将“中国”与“北京”联系起来也很自然。大队长念完介绍信,人群里爆发出了好长一阵热烈的掌声,他们对同志们的到来是真心欢迎的。
  在大队长的安排下,来来往往扫地的,铺地毯的,打水的,劈柴的,提供生活用品的村民令大队部里充满了热闹的氛围。没过多久,整个大队部都被搞得整整齐齐,我们的“厨房”和“卧室”也被收拾得妥妥当当。在大家工作期间,有维族大爷专门为我们的炊事员劈柴,还有美丽的维族古丽帮灶。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大队长专门为我们宰羊,做抓饭,烤馕坑肉,着实让大家感受到了民族兄弟的友情。
  马不停蹄抢时间
  连续两天的长途奔袭,本来应该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恢复体力。但是,这次宿营的时间是排好的,没有额外的生活物资让大家安排专门时间来休息。因此,到达米提孜的第二天早上,大家简单地吃了些早饭就按计划投入工作了。最南端的工作地点距离宿营的米提孜还有近十公里,骡马难以通行,大家只好步行前往。向南行进,渐渐无路可走,大家只有摸索着前进。或者手脚并用、或者相互帮扶着,时不时还得翻越周围的高坡绕行,而每次绕行,都需要翻山越岭,多走好多冤枉路。
  到达最南端的预定剖面起点时已是中午,定位、标记、分层、记录、拍照、打产状、采样,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为了节省时间,没有安排专门的时间吃午饭,同志们都是用干粮自己解决。到了下午六点,大家干得正在兴头,突然就飘起了小雨。大家没有任何抱怨,因为他们明白工作不能停下来,“步行这么远的路来干活,下刀子也得继续”这是伙伴们共同的想法,无需多言,更没人退缩,当天的工作任务完成时已是晚上8点多了。因为剖面由南向北测制,返程的路缩短了不少,加上回来是下坡,回程就显得轻松了许多。因为下着雨,等大家赶到宿地时,身上都是湿漉漉的。
  这样的节奏,在正常情况下都是干一天休息一天,至少也得干两天休息一天,不然,身体真的吃不消。但是,宿营的同志们别无选择,不能休息,只能继续。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天天如此,天气没有转好,自然条件依然恶劣。他们凭借顽强的拼搏精神,硬是坚持了下来,圆满完成了计划任务。
  天不作美强留人
  在此不得不专门说说最后一条剖面测制的工作状况。6月28日的工作安排是测制米提孜北部的一条剖面,剖面的终点距离米提孜5公里。为了减少返程的时间,大家一大早就告别了米提孜村的维族同胞,带着全部家当从米提孜出发,向北边回程边进行剖面的测制工作。说是“家当”,其实这时除了行李和采集的样品,已经没有什么了。完成当天工作的晚上,项目同志们赶到了距离米提孜北约5公里处的一处牧民家,因为牧民不在家,大家不能强行闯入,只好在屋檐下搭起帐篷,好赖也算有个依靠,有点遮风挡雨的效果,好在也就一晚的时间。6月29日大家早早起来准备把剩余的不多一点工作干完后回程,可是天公不作美,工作干完了,洪水上涨了,大家走不了。没有办法,只好在此又停留一天,等待洪水退去。
  尽管来时准备了充足的食物,大部分工作基本结束,告别大队长时将剩余的一点食物送给了他,只给大家留了两天的食物,没想到天公硬是把他们留了下来,而在这多出的一天,大家必须面对食物不足的现实。晚饭时,还有不多的挂面和6包方便面,只好将挂面全部下进锅里,汤多面少,每人一碗。6包方便面是第二天的早点,因为还有40公里的艰难路程在等着大家,方便面必须留着。
  顽强奋战终凯旋
  6月30日,因为征程还长,大家不得不早早起来,把仅有的方便面煮了,吃过后,匆匆上路。经过一整天的山路和水路跋涉,又回到了库娜提达坂下。让人无法忍受的是,道路又被厚厚的淤泥所覆盖,进来时的痕迹已荡然无存,根本没有通过的可能。大家开始商量合适的办法。强行通过淤泥路段?骡马陷落的风险太大;向西绕道波波娜水库?至少要多走一天半的路程,在与两名维族向导反复沟通之后,决定由达坂西侧陡坡绕道翻越。
  达坂西侧陡坡被厚厚的浮土所覆盖,根本没有人畜走过的痕迹。吐合提走山路的经验最丰富,牵着一匹骡子走在骡队最前面,艾合买提力气最大,牵着最倔的骡子殿后,项目技术员则牵着四匹骡子走在队伍中间。坡陡土松,不能直行,骡队拉开距离,沿着“之”字形缓慢爬升。徒步攀登已经让人感觉体力不支,牵着骡子难度更大,因为上山太费力,骡子不愿向上爬,大家还得用力拉扯着骡子,原本的好伙伴和好帮手这时反成了上山的累赘。
  因为难度太大,大家只好走走停停,互相鼓励着缓慢向上攀爬,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迂回攀爬,于6月30日晚上7点终于登上了达坂。当看到接应的汽车已经等在那儿时,大家齐声高呼“我们回来了!”就像当年红军长征胜利会师的场面,大家拥抱在一起,激动不已。此时带着凯旋的喜悦站在这群山之首的库娜提达坂上,举目远眺,同志们真正感受到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
  七天的宿营生活结束了,大家经历了太多的艰辛。回味米提孜之行,同志们感受更多的是温暖和爱,是团队的精神和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还有浓浓的民族友情。我问了大家相同的问题,他们面对如此恶劣的自然条件,是否对选择地质行业感到后悔?如何看待这次宿营生活?大家几乎不假思索就给出了相同的答案:从选择地质专业的那天起就做好了吃常人不吃之苦,受常人不受之累!这次宿营经历是自己人生路上的一大财富,相信能成为今后克服任何困难的力量源泉!作为一名老地质队员,我也曾风餐露宿,也曾骑过骆驼,毛驴,也曾一天连续工作20小时,也曾一天只吃过一个馒头……但是,看到这些90后的新一代地质队员能够以这样的态度面对险恶的自然环境,不禁被他们深深折服。在此,特别为奋斗在野外一线的地质工作者献上一首小诗,以赞美他们坚强不屈的拼搏精神:
  千岩万壑不辞劳,
  登临方知峻险高。
  无路哪回挡得住,
  点石成金乐逍遥。